沉醉在妖艳寡妇汹涌的性爱里 我交付身心

2013-05-07 00:59:43 来源: 爱娱乐 
已查看

     那年我中专毕业,原本心怀伟大梦想的我,迫于父母的压力,做了乡下林场的一名会计。好不容易从大山里走出来,却又回到大山里去与青山为伴,与小溪为伍,心里的落差和不平衡感非常强烈。   林场平时没有多

  

  那年我中专毕业,原本心怀伟大梦想的我,迫于父母的压力,做了乡下林场的一名会计。好不容易从大山里走出来,却又回到大山里去与青山为伴,与小溪为伍,心里的落差和不平衡感非常强烈。

  林场平时没有多少事情要做,我常常坐在门口的那根大木头上,看日升日落,听鸟鸣风咽,浮想着城市的繁华。

  一有空,我就往县城跑,在那里我能感受到热闹的气息,还可以与在县城工作的同学相聚。那个时候,我们还很迷恋舞厅,常常去跳舞。就这样,我认识了梅。

  舞厅里,灯光迷幻,我发现一个容貌姣好的女子,一身雪白的舞裙,与她的舞伴翩翩起舞,她就是梅。她个子不高,却楚楚动人。

  一曲终了,新曲奏起,我鼓起勇气请她跳舞。她嫣然一笑,答应了。随着悠美的乐曲,我搂着她纤细的腰肢,和她轻旋曼舞。这时,我才惊叹于她的美丽,五官和谐,颈如蝤蛴,肤如凝脂。

  舞毕,我邀梅与我同坐,她竟然应允了,那一刻,我兴奋得像个孩子一样手舞足蹈,滔滔不绝地对她说着自己的生活琐事,她只是抿着嘴笑。就这样,我们跳了一曲又一曲,直到舞厅散场。

  第二天,我在舞厅里又遇到梅,我们跳到散场仍意犹未尽,我邀她去散步,她犹豫了一下,点了点头。

  我们在街上慢慢地走着,谈一些乱七八糟的事情,只是我问起她的年龄和在哪里做事时,她总是含糊其辞,兴奋的我却也并不在意。

  我把梅带到了我临时租住的房子,她并没有走的意思,斜坐在床边。我给她倒了一杯水,顺势坐在她的旁边。看着她两边脸颊由于兴奋还没有完全褪去的红晕,我的身体不安分起来。

  

(责编:)
标签:  
 1/3    1 2 3 下一页 尾页

爱娱乐公众号

更多娱乐八卦、明星独家视频、音频、粉丝福利扫描二维码关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