签约爱情 博士失足断送前程

2010-05-07 16:59:24 来源: 爱娱乐 
已查看

  “葛林犯故意伤害罪,判处有期徒刑1年,缓刑1年6个月。”2007年底,当南京市玄武区法院审判法官,对北京一所大学在读博士葛林作出有罪判决时,站在被告人席位的葛林身子一颤,禁不住流下了两行悔恨的

点击查看原图

 

  “葛林犯故意伤害罪,判处有期徒刑1年,缓刑1年6个月。”2007年底,当南京市玄武区法院审判法官,对北京一所大学在读博士葛林作出有罪判决时,站在被告人席位的葛林身子一颤,禁不住流下了两行悔恨的泪水。

  做临时恋人,一对男女硕士“签约爱情”

  2004年9月,南京东郊一所著名的工科大学迎来了新一届硕士研究生入学。来自山东的葛林2000年时就考入该校读本科,2004年又考入母校读研,所以就以主人的身份接待来自祖国四面八方的新生。

  吴菁来自于大西北兰州,和葛林不仅同一个学院,而且还编在一个班,两人都是1982年出生。

  葛林将吴菁的行李一直送到女生硕士宿舍楼,并很大方地邀请她到校园外的一家小餐馆共进午餐。吴菁欣然接受了邀请。

  由于吴菁人长得漂亮,不仅本系的男生,外系的男生也常常围着她转,和她套近乎,葛林一见,急了。于是,他悄悄给吴菁写了一封滚烫的情书。可是,一连几天,吴菁也没有回应。

  葛林执著地写了第二封、第三封……当写到第五封时,吴菁有回应了,她约葛林见面。

  月上柳梢头,人约黄昏后。一见面,葛林就向她倾诉爱慕之情,但吴菁却显得很冷淡。她毫不回避自己对帅气十足的葛林有好感,说:“可我在老家读大学时,已经谈了一个男友了,他是我大学同学。他为了资助我读研,放弃了继续深造,我虽然一见到你就很喜欢你,但我不能背弃他。”

  葛林一听,禁不住仰天长叹。他说自己不会轻易爱上一个人的,现在终于遇到一个自己钟情的,却又名花有主了,他忍不住抽泣起来。

  吴菁孤零零一个人不远千里来南京读研,举目无亲,备感孤独。她突然想到一个让两人都满意的好办法:“现在不是常有人租‘男友’或‘女友’回家过年吗,我俩可以作‘签约恋人’。我俩不妨约定,在南京读研这段时间,我当你的临时女友,你当我的临时男友,将来硕士毕业,约期结束,我俩就分手,谁也不欠谁。”

  面对这样的提议,葛林难以接受,但他又割舍不了眼前这位浑身散发着青春气息的漂亮女生。“只要在这一起读研的日子里,我真心爱她,珍惜她,呵护她,她和我的感情就会越来越深,就会忘掉之前的那个恋人,永远和我在一起。”抱着这样的想法,他接受了吴菁的提议。

  约期快到,漂亮女友提出分手

  2004年国庆节后,同学们发现他俩相爱了。

  远在山东的葛林父母得知儿子谈了一个漂亮的女友,立即赶到南京看望,大夸儿子有眼力。见面时,吴菁很甜地叫二老“爸”“妈”,二老依照老家的风俗,给了未来的儿媳一个大红包,作为见面礼。

  二老临走时给了儿子一大把钱。吴菁家境不算富裕,穿得也很一般,为了让女友开心,葛林拿这些钱,为她买了高档的化妆品、时装。

  相恋不久,两人就偷偷到学校附近宾馆开情侣房,一次次品尝“禁果”。两人相亲相爱,谁也没有、也不愿意提到那个当初的“约定”。

  可裂痕从2005年春节出现了。当年春节前夕,葛林热情邀请吴菁和他一起回山东和他父母一起过年,而吴菁执意要回老家兰州。葛林只好表示愿意和她一起回兰州拜见未来的岳父母,而吴菁坚持一人独自回去,不愿葛林同行。“你别忘了,我可和你约好是临时恋人的啊!”吴菁说完,不再理会葛林,独自踏上了开往兰州的火车。

  寒假回到校园,吴菁发现,短短半月不见,葛林明显消瘦了许多,情绪也很消沉。为了抚平葛林的心灵创伤,吴菁主动向他示好,当晚邀请葛林去练歌房唱歌至深夜。当夜,两人到一家酒店开房销魂。

  两人又和好如初。有了爱情的滋润,葛林心情格外开朗,成绩也越来越好,导师建议他继续深造,报考博士研究生。葛林建议吴菁和他一起考博,吴菁也竭力鼓励葛林“男儿当自强”。2006年6月,葛林收到了北京一所著名高校博士研究生的录取通知书。

  一拿到录取通知书,葛林高兴地劝说吴菁到北京找工作,吴菁提醒葛林:我俩只是“临时恋人”,到这个月底毕业时,我俩的爱情“签约期”就结束了。“昨天还卿卿我我的,今天怎么就变了?”葛林感到自己两年来的心血白费了,自己被愚弄了,他大骂吴菁欺骗了他的感情,一直把他当临时男友,从没有真正爱过他。

  此后一连几天,两人互不搭理。

  2006年6月29日晚,学院研究生部举行了毕业酒会。身材修长、穿着一身黑色旗袍的吴菁显得更加妩媚动人,她穿梭于人群中,客气地寒暄,大方地和每一位同学干杯,爽朗地将杯中啤酒一饮而尽,但却迟迟没有和葛林说话,似乎在故意疏远他。“祝贺你,大博士,咱们干一杯。”临近酒会结束,她终于走到了葛林面前,举起了酒杯。葛林一看吴菁端起的杯子,不干了。怎么是饮料?你和别人都喝酒,为什么只和我喝饮料?

  晚上9点半,酒会结束时,他已经醉醺醺了。

  陷情太深,失恋男子暴打临时恋人

  在回宿舍的路上,葛林临时作了一个决定。他拨通了吴菁的电话,要她立即赶到一教学楼门前。“这两年我为你付出了我感情的全部,而你却一直把我当作‘过客’。今晚酒会上,你为什么不和我喝酒,为什么用饮料来奚落我?”葛林大声咆哮。

  吴菁坐在台阶上一言不发,这让葛林愤怒起来,在酒精的催化下,他开始失去理智:抡起胳膊,对着吴菁就是几个耳光,把自己的愤懑全部撒在她身上。

  “不要打了,我的嘴出血了。”吴菁终于挨不住,喊了出来。

  葛林一惊,酒醒了大半,连忙把吴菁送到学校附近的医院,医生做了CT检查,发现眼睛问题严重,要交3000元住院费。然而,葛林身上没有这么多钱,他把吴菁拉出了急诊室,表示等第二天凑钱再住院。这么一折腾,已到凌晨一点,学校大门早关了,于是,两人就在医院附近一家宾馆开了房间住下。

  吴菁后来向公安机关报案称,葛林那天夜晚强奸了她:“我不愿意,他竟然说,‘今夜我俩爱情签约的期限还没到期,你还是我的女友’,硬是强迫我和他做爱。”

  梦醒已迟,博士断送前程

  警方认为,不管两人是否是“签约爱情”,但两人在校园是公开的情侣关系,强奸这一事实在法律上不能成立,但葛林故意伤害这一情节,却事实存在。为此,已经在北京上了4个月博士课程的葛林,不得不办了休学一年的手续,希望在学校不知情的情况下,悄悄摆平此事。

  2007年2月,公安机关对此案正式立案调查,吴菁的伤势经鉴定为轻伤。当年3月28日,因涉嫌故意伤害罪,葛林被刑事拘留。考虑到他在读博士,警方又为他办理了取保候审。

  办理此案的检察官不想让葛林因一时的冲动而毁了大好前途,于是,多次组织双方进行“刑事和解”。葛林的父母表示愿意出更多的赔偿金,葛林也表示,如果吴菁愿意,他愿意照顾一生一世,不离不弃。

  然而,吴菁却一再拒绝刑事和解,她坚决要求让葛林接受法律的制裁。2007年9月,检察院只好向玄武区法院提起公诉。

(责编:)
标签:前程  博士  爱情  签约  失足  

爱娱乐公众号

更多娱乐八卦、明星独家视频、音频、粉丝福利扫描二维码关注